刘伯承两计定方城

更新于:2015-12-16      浏览 1266 次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红故事网

运筹帏幄 决胜千里

 

一一记刘伯承司令员在方城的两次重大决策

 

刘邓大军转战中原的动人故事,至今仍在河南省方城县100万人当中广为传颂。尤其是刘伯承司令员在方城的两次重大决策,更让方城人民引为自豪。他们把这些故事一代代传下去,越传越关广。1948年春,为尽快巩固和扩大中原解放区,大机动地歼灭敌军,中原局和中原军区由大别山转到了豫西解放区。此间,刘伯承司令员率中原野战军前线指挥机关驻在方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指挥了不少战役和故斗。他判断敌情准确,计划战役周密,巧于出奇制胜。

 

运筹帷幄决胜襄樊

 

1948年6月5日,即宛东战役结束的第三天,中原野战军司令部在社旗县彰新寨(当时属方城)召开了纵队领导干部会议,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中原军区领导同志出席了会议。会上,刘伯承司令员从全国的战略形势出发,结合中原军区的任务,透彻地分析了敌情、我情,定下了发动“老(河口)襄(樊)战役”的决心。他强调:中原区的任务首先“是将战争引至蒋管区,利用敌人的人力、物力,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并把这个区域变成向东、向南、向西进攻的基地。”接着,他向与会者进行了敌情分析和地势研究。他说;“敌分五个战略集团即卫立煌集闭、李宗仁集团、张治中集团、顾祝同集团、白崇禧集团 … … 五个集团是战略布局上的五个点,恰好我们也是五个集团来对付敌人的五个集团。”白崇禧集团在豫鄂皖防我渡江,是其战略守势的最后防线,此点突破,必得全盘瓦解。目前敌人有三怕:一怕进关,二怕过江,三怕入川。而在中原区就有敌人的两怕。如在老河口、襄樊地区开辟战场,不仅可以切断敌华中白崇禧集团与西北张治中集团的联系,有力地配合我华东野战军在鲁南故场的行动,同时可以进而占领汉水两岸地区,变汉水为我们的内河,为建立渡江入川的战略进攻基地奠定基础。最后,他分析了举行老襄战役的有利因素。指出:那里“有伏牛山、武当山之依托,有桐柏一江汉的前进阵地,水寨较少,没有大山,适于部队运动和作战。在敌方,因汉水、长江、大巴山之障碍,部队运动困难。”刘司令员真知灼见地分析和沉思后做出的正确决策,使到会的高级将领们心悦诚服。

 

彰新寨会议后,正当准备发起老襄战役时,华东野故军打响了豫东战役。为配合豫东战役,刘邓首长下令暂停老襄战役,急调中野一、二、三、四纵队和华野十纵队在平汉线阻敌北援,但却把中野六纵队留在唐河地区待命,使六纵处在东可驰援平汉,南百沪袭老襄的机动位置。当我华东野战军攻克开封,白崇禧错误判断我军将东西会合向华中进军,下决心将其机动兵团向北集中,老河口、襄樊之敌已成孤立无援之势时,刘邓首长当机立断,令六纵、桐柏军主力、陕南十二旅乘隙发起老襄战役,一举攻克了老河口、谷城、襄阳歼敌21000多人,俘敌中央常委第十五绥靖区司令康泽以下17000多人。

 

老襄战役的胜利,严重威胁了敌长江防线和大巴山防线,有效地牵制了华币百崇禧集团的兵力,为后来淮海战役时滞留其援兵做了准备。

 

关闭淮海出奇制胜

 

1948年10月,淮海战役开始前夕,邓小平、陈毅率中野一、三、四、九纵向东横扫郑州、开封及陇海路沿线,进人淮海前线,刘伯承司令员留在豫西指挥中野二、六纵及桐柏、江汉军区部队,钳制武汉白崇禧集团,阻遏其东援淮海。当把敌张淦、黄维两兵团引向大洪山和桐柏山区,完成牵制华中之敌的任务后,刘伯承司令员在方城县独树镇张庄主持召开了一次重要军事会议。中原军区副政委邓子恢、参谋长李达、鄂豫军区司令员王树声、政委段君毅、桐柏军区司令员王宏坤、政委刘志坚、江汉军区司令员张才千、中野二纵司令员陈再道、政委王维刚、六纵司令员王近山、政委杜义德等参加了会议,会上,李达参谋长首先介绍了中原战况,他说:“陈毅司令员,邓小平政委率我中野主力和华野一部于10月21日与24日先后攻占郑州、开封,歼灭两城守敌1万多名。至此,中原地区的 3大名城洛阳、郑州、开封均在我军掌握之中。豫西南重镇南阳也陷入我军包围圈内。目前,敌人南线近百个师的兵力全部集中在徐州、汉口两个地区。由我们拖住了黄维兵团,就使华东我军可以放手围歼徐州地区的敌人。”接着,刘伯承司令员着重分析了淮海地区的战役态势。他说:“蒋介石以重兵守徐州,其唯一的补给线是津浦路,很怕我们切断,所以,他要孙元良兵团到蒙城一带,要李延年、刘汝明两敌南下蚌埠,守备徐、蚌交通线。因此,我们要想方设法截断徐、蚌间的铁路,造成会攻徐州的态势。他走到地图前指着宿具的位置继续说道:“宿县是敌的中枢,如果攻占宿县,会有极大收获。这样不仅在孙兵团可能北援时,便干我在运动中给予歼灭。邱兵团也可能被迫南顾,从而减轻华野的压力。’最后在邓子恢、李达表示完全赞同攻占宿县的情况下,刘伯承当即决定:以刘(伯承)、邓(子恢)、李(达)三人的名义向军委和陈毅司令员、邓小平政委提出了攻占宿县的建议。

 

会后,针对敌黄维兵团已赶回确山、驻马店一带集结,有东援徐州的趋向,刘伯承命令二纵、六纵、一纵二十旅立即行动,拖住黄维。并亲率随从参谋、警卫人员先期出发,赶淮海前线。11月10日.抵心中野前方指挥所,同陈毅、邓小平互致问候后,刘伯承急切地问道:“军委对攻占宿县有什么意见回复?”陈毅回答说;“军委的意见是八个字:“愈快愈好,至要至盼。”

 

11月15日,中野三纵和九纵一部一举攻占宿,全歼守敌,从而切断了徐、蚌线,完成了对徐州的战略包围,形成了关起门来打狗的战略形势,为大量歼敌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保证了淮海战役的重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