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谁来终结魏则西式悲剧?

更新于:2016-05-10      浏览 895 次



来源:搜狐社论 

 

 百度的问题,莆田系侵蚀医疗体系的问题,关于部队医院的疑惑,其实都不是道德问题,也不是伦理问题,它们是实实在在的技术问题、行政问题、特别是法律问题。对作恶的道德讨伐漫长而罄竹难书,但不能损伤它们分毫,这是司法最终也不能提高社会能见度的憾事。

 

 围绕魏则西悲剧的报道与评论进一步发酵,舆论保持了非常旺盛的关注度。搜狐今天发布了调查,起底武警二院及其相关科室的在百度甚至央视上扑朔迷离的神秘存在,并且探讨了军队医院与地方医院在管辖权上的现实落差,有助于我们预测此次风波何去何从。

 

 至今为止,所有的调查报道都集中描绘了魏则西在生命最后的故事:他听信百度搜索广告结果与央视的报道,进入莆田系以某种隐蔽方式参与的武警二院接受免疫细胞疗法,这项落后的技术未能挽救其生命。故事是确凿的,但关于责任认定却在现实中被消解。

 

 正像媒体调查所呈现的那样,武警二院不承认它有科室被莆田系参与,说是医院管理。这种参与究竟是十年前就被卫生部禁止的承包经营?还是公立医院与社会力量合作的特许经营?在部队主管方给予调查结果之前,外界只好存疑,地方主管部门不好介入。

  

 这次魏则西事件,带给社会一个最大的普及成果,就是知道百度的搜索结果不是自然呈现,其医疗信息结果受到竞价排名的影响,进而会误导就医的方向与目的地。同样,它也普及了另一个常识,大众应该对部队医院抱有审慎的态度,不可盲目崇拜。

 

 部队医院在从前的改制中走过来,已经不是纯粹,许多医院因为经营压力,改向与莆田系合作,或者招收地方医生坐诊。易言之,部队医院的面目变得复杂难辨,大病就医必须像审核百度结果那样小心。更为主要的是,这种局面在短时间内不会得到矫正。

 

 地方卫生医疗监管也不能说是万无一失,但部队医院因为管辖权的差别,导致其执行监管的情况无法被看清。社会对军队的信任常常延伸到军队医院上,这也是魏则西事件出来后,大众无法了解真相、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的一个方面,实际上也是无奈。

 

 魏则西家已经表示,不会打官司,其用意是在创造平和接受儿子离世这个家庭小环境。实际上很不乐观地讲,假设提起诉讼,无论是告百度还是告医院,胜算都极为渺茫。大量的法律案例表明,有关百度的司法判例中它都占据优势,遑论医院的特殊地位。

 

 分析涉及百度的法律案例,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性的现象,涉及到百度与投放广告方的合同纠纷的,法院认可竞价排名付费是广告付费,它被认定是“广告”;但是当受害人起诉百度虚假信息时,法院又一致认定百度竞价排名是搜索引擎服务,不是广告。

 

 就像我们期待有关方面说明武警二院与莆田系的关系那样,面对百度这种前后矛盾的判决依据,其实需要司法方面给出一个清晰的说明。这也是魏则西事件发生之后,舆论集中在百度、武警二院和莆田系,而相关主管当局应当表态的方面。遗憾的是,至今没有。

 

 百度的问题,莆田系侵蚀医疗体系的问题,关于部队医院的疑惑,其实都不是道德问题,也不是伦理问题,它们是实实在在的技术问题、行政问题、特别是法律问题。对作恶的道德讨伐漫长而罄竹难书,但不能损伤它们分毫,这是司法最终也不能提高社会能见度的憾事。

 

 不是滋味的是,媒体在武警二院调查时,依旧有患者在百度搜索的指引下,抱着濒死前一线希望来接受免疫细胞疗法。走了一个魏则西,更多的魏则西从百度设立的入口处络绎前来,而后必定走上魏则西的歧路。谁能终结这种情况?良策匮乏,任凭人心沉沦。

 

 关于魏则西事件,针对各种不义所做的道德谴责已经太多,漫山遍野都是,但是要提醒的是,这事上的道德问题绝对可以找到出路,转化为切实可行的纠正措施。在这种转机到来之前,媒体要告诉各自受众怎么去分辨真假,大众要把是非周知大众,这也是没办法中的自保。

 

 我们要有心理准备,魏则西之死所显影的诸多败坏,不可能一蹴而就地解决,很有可能会拖到下一季。然而,因为此事而给予明示的那些缺陷,给予警告的那些,比如信息环境的品质、医疗体系的德性、不合时宜的权威崇拜心理等,都应该铭记在心,关键时刻它们可以救命。

 

 

责任编辑:王晓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