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大学生创业:在试错中找出路

更新于:2016-05-28      浏览 1184 次

 作者:未知|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北京) 

 

 近日,记者从广东省教育厅获悉,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与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合作共建“国合华软创新创业学院”。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正式成为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在广东省的“合作示范学院”。

 

 事实上,在广东,为大学生搭建创业平台的不仅仅是广州大学。去年以来,在政策的支持与鼓励下,省内各大高校纷纷积极尝试搭建创业平台,在高校大学生中掀起了一股创业热潮。

 

 创业带动就业的现实土壤

 

 《2015年广东省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广东省普通高校毕业生的初次就业率为94.80%,比2014年上升了0.19%。截至2015年9月1日,2015年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人数为3671人,同比增加114%。

 

 广东高校毕业生创业人数的增加,离不开政策的支持。

 

 4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实施意见》出台,指出在政府层面推进创业要创新体制机制,实现创业便利化,在优化财税政策,强化创业扶持的同时,搞活金融市场,实现便捷融资。

 

 此外,由广东省人社厅、省教育厅等13部门和单位联合主办的2016年广东“众创杯”创业创新大赛已于3月启动。大赛旨在激发各类群体的创业创新热情,促进创业项目与创投资本、创业政策、创业服务有效对接。

 

 早在2015年11月,深圳市人社局就印发了《深圳青年创新创业人才选拔扶持实施方案》,规定在深工作、学习或自主创业两年以上,年龄在35周岁以下,开展应用研究、技术创新或者创业项目属于深圳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领域的,可申报深圳市青年创新创业人才,并享受创业就业扶持等优惠政策。

 

 大学是很好的试错阶段

 

 2015年毕业于广东海洋大学的杨永康,目前在湛江经营自己的创业公司——易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公司主营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目前已拓展至维修、回收、分期等深度服务领域。

 

 “公司2014年9月成立,那时我大三。高中就有创业想法,利用寒暑假到深圳华强北做过调查,也试过开淘宝店。这些经历让我了解了电子产品市场的现状。”杨永康告诉记者。

 

 杨永康介绍说,目前公司有16人,在湛江地区的3所高校设有分公司。“总公司和3个分公司加起来能月售100台手机。”

 

 “最大的困难是团队建设。”杨永康告诉记者,他先后两次组建团队,经历团队解散时确实很艰难。

 

 同样是在2015年毕业的艾黎平是中山大学创业学院“黄埔班”的学生,目前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她在大学期间也有过创业经历。

 

 艾黎平当时是创业团队的领导者。“团队有两个项目,一个项目是定制毕业游。当时是毕业季,发现很多班级希望能毕业旅行,但是没有组织者。另一个项目是团队拓展训练,很多企业希望通过团队建设活动提高凝聚力。”她说。

 

 谈及创业项目的失败,艾黎平告诉记者,主要原因在于团队建设出现断层,同时,项目门槛不够高,无法形成竞争壁垒。

 

 艾黎平也认为,大学是很好的创业试错阶段。“大学是创业试错成本较低的阶段,创业学院为学生提供了很多资源。很多创业导师是省内优秀企业家,会在项目上给予资金支持和人脉支持。”

 

 重在提高学生创业能力

 

 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创业学院教学总监任荣伟认为,对于大学生创业,学校主要希望达到3个目标:第一是培养创业意识,第二是培育创业精神,第三是培训创业实践能力。至于最后是否选择创业,则要根据学生自身的机会与条件。“对于创业,很多人认识有偏差,认为创业就是自主创业,其实在公司组织内部的项目创业也属于创业。在已有公司组织的平台上创业,学生项目能够得到公司资金、渠道、人才、品牌等方面的支持,风险更小。”

 

 “我国大学生(在校和毕业大学生)选择创业的比例并不高。从根本上说,不是时机问题,而是创业能力问题。而创业能力,最重要的是学生的个性和创造力,这就要求大学培养有个性和特色的学生。”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创业其实对大学生的能力和素质要求更高。如果大学生连找一份普通工作都难,让他们去创业,肯定是难上加难。”

 

 “1年来,全国已有20余省份出台了鼓励大学生创业的改革方案,这些省份明确支持实施弹性学制,允许大学生休学创业。”熊丙奇指出, “实行休学创业以及提高大学生创业比例,都指向一个共同问题,即我国大学的办学自主权。因为没有办学自主权,因此无法实行完全学分制、弹性学制,大学生在读期间创业就得专门申请休学创业,同时也无法形成本校的人才培养定位,既影响大学生就业,也影响创业比例和成功率。”

 

 熊丙奇认为,鼓励大学生休学创业不如落实大学办学自主权。“与其强调大学生休学创业政策,专门开设休学创业绿色通道,不如踏实推进高等教育管理和学校办学改革。把办学自主权落实给大学,让其自主设置专业、开设课程,大学生创业比例和创业成功率,以及整体就业形势等,就可能会有根本改观。”

 

 

 

责任编辑:晏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