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昨夜星辰恰似你

更新于:2016-11-08      浏览 829 次


 

            作者:张晓薇

 

 总有一些人,会被冠上“单身狗”的帽子,当别人开玩笑似的称呼这三个字时,不知道他们的心里会不会难过。有的人希望早日脱单,有的人觉得单身自由,有的人单身是身不由己。

 

 单身的背后,可能隐藏着小心翼翼的暗恋,或是可念不可说的过去。

 

 每一段被搁浅的爱情,就像夜空的烟火,懂的人会懂,错的人终会错过。

 

 此情可待成追忆

 

 坐在台阶上的她,手里拿着一片梧桐树的落叶,柔软的短发像小鹿的睫毛,干净利落的运动装,低下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她叫李继云,是河北大学文学院的新生。当记者问道曾经有没有过感情经历,没想到她大大方方地回答了这个略显尴尬的问题。

 

 “初中的时候,他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又高又帅,喜欢他的人特别多。初一的时候基本上没跟他说过话,初二的时候和他打打闹闹过了一年,我觉得好像有点喜欢他。初三的时候老师把我们座位调到一起成了同桌。”记者开玩笑:“你们的班主任还真是‘善解人意’啊,怎么觉得你们俩像演偶像剧似的!”她也被逗笑了,接着说到:“虽然背负着升学的压力,但是我觉得只要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是简单的聊聊天,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我每天都觉得很开心。”

 

 她拿起手中的落叶,仿佛轻轻握着秋天。记者接着问:“那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谁先告的白?”她羞涩地低下头,犹豫了一下,说:“当然是他先告白的。圣诞节的时候,他送了我一个好大的龙猫抱枕,附加一张贺卡,贺卡上写着‘I think you should 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like me, you shouldbe a good student.’”记者疑惑,“这里面暗藏了什么玄机?没看出来是表白啊?”李继云笑了,回答说:“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我就是想问个究竟,他让我把每句话第一个单词连在一起,就是‘I like you’啊”

 

 还没等记者反应过来,她惆怅地说:“可是在一起了又能怎样,最后还不是分开了,高二的时候,我提出分手。”记者对这个结局感到很惊讶,“为什么分手啊?”“感情淡了呗,我觉得他可能不喜欢我了,或是喜欢上别人了。”她平静地回答到,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校园是个残酷的地方,就像一座荒原安静地伫立在时间轴上,我们是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坐标,把青春固定在狭小的空间里,日复一日的奋战中,自欺欺人地大喊青春无悔愿赌服输。其实谁也不欠谁,不过被爱情颠覆了一回,如今被现实重翻了过来,大概是一条被算好了的路。


 此情可待成追忆,却也未必惘然。旁观者眼里的团圆,未必是戏中人能承受的。只求相见相知早,少年来时我未老。

 

 山有木兮木有枝

 

 奔跑的人群里,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陈同学一点也不显眼,一气呵成地跳完地上所有的格子,径直朝记者走来。没等记者提问,他“先声制人”,“你是红色战线记者团的?我想和我喜欢的女生表白,可以帮我吗?”记者笑着问他:“为什么自己不去表白?爱情是要自己争取啊?”他耸耸肩,无可奈何地说:“每次差点就要说出口了,我又会变得胆怯。我喜欢人家,人家不一定喜欢我啊。”


 一提到自己喜欢的人,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竟然害羞起来,“我觉得她很可爱,性格也是我喜欢的类型,总之哪里都吸引我。走在校园里,我觉得能遇见她就很好了。


 他的故事,无非就是暗恋,世界上最容易保全也最容易毁掉的感情。能遇见,就够了吧,哪怕没有修成正果,也好过空白。

 

 “其实能说出来就很好啦,谢谢你们,迷马真的很有意思。”说完,他便加快了步伐,去追赶跑远的同伴。看到他朝前飞奔的样子,就好像夸父追日,追逐着他心里的太阳。记者朝着他的身影大喊:“祝你追到心上人啊!”他回头,笑着说了声“谢谢你啊!”

 

 沉默是爱情的另一种语言,爱是想触碰却不敢伸出手。开口是需要勇气的。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风扬起时花落尽,执笔为你绘丹青。

 

 这个世界上的故事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精彩,没人知道会在那里结尾。生活也不是剧本,任由你裁剪冗余,只留下精彩。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遥望。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每一个单身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星辰,你要去相信,总会有个人在未来等你。


责任编辑:李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