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抗战老兵王国文: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更新于:2016-11-14      浏览 879 次

 

作者:孙颖

 

 “我不断的研究学习就是想着---人活一辈子,总应该要留下来点什么。”

  一身干净古朴的青衣,头戴遮阳草帽,手握一把破旧的竹扇 ,与人交谈时总面带笑容,慈祥和蔼,谈吐清晰,他就是抗战老兵、河北大学医学专业教授王国文。

 “我这一辈子过得既有幸福的也有痛苦的,痛苦的我不提,我只记着那些好的事情。”王老这样告诉我们。正如他言,他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饱经风霜但又充实而精彩。

 

幼时多经事,仍得坚毅心

 1924年在那个风雨飘摇、政局混乱的年代王国文出生了,在他出生后仅两个月时其慈母就见背。王老对我们说:“我这一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感受到过母爱。”吃百家饭终于活了下来。王老的父亲是地下党成员,王老年幼时期的教育就是从其父亲的领导那里获得的。在那个战火四起、民不聊生的年代王老仍坚持学习,这也正为他以后的研究打下了基础。

 

年少便参军,浴血又杀敌

 也许是受到地下党员父亲的影响,又或者是时代所迫下他的民族责任感,193814岁的王国文参军。从此以后便开始了不分生死、艰苦危险的战争生活。

八年抗战、四年解放战争十二年的战争生活让他蜕炼,变得更加坚毅而勇敢。有思想的打仗,王老会举例国共合作时期共产党的一些战略策划的巧妙之处。当被问及对参与的哪场战役印象最深刻时,他说:“太多了,记不清了。”或许战争给人民带来的伤痛是老人最不愿记起的原因。

雁过留声,老人身上几处被子弹打伤留下的疤痕是岁月无法抹去的。对于战争岁月王老向我们介绍了那时每个兵腰上都捆着一个袋子,里面装老百姓给的几斤粮食,方队们轮流着每到一个根据地就集体拿出粮食整个部队一起吃。王老就是这样的“避重就轻”,忘记战争的苦难却牢记人民群众给共产党的支持那些温暖的事。

 

从戎再归来,拾笔再学习

  1954年党中央下发抗战军兵优先读书学习的指导方针,王老再次获得了学习的机会,把握住了机会他上了大学,并在大学期间潜心学习不断地提升了自己。1958年大学毕业,王老开始认真研究免疫学,对于六项疾病的治疗与预防有了很大进展。

 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十年浩劫再次将不幸降临到王老的身上,一切再次终止。但对于这段回忆,王老却不愿再过多提起,也许这就是那些痛苦的部分,也许这就是他想着要忘记的部分。

 

医者父母心,播撒爱无疆

1976年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再次重视起医学研究,并给予五万元的研究经费,他和他的团队深入研究了牛痘的预防与治疗方法并最终取得了显著的成果,随即就被推广到了五个省。他们未停止,随即又一同到达印度、朝鲜推广他们的治疗方法,但由于宗教信仰、经济因素等的限制他们推广失败了,但是他们的研究成果却得到了WTO的认可,并给予了河北省几套冷链套装作为奖品。

 直到现在他也不停止医学的研究,把一些近期的医学研究报道剪贴在记事本上,近期还在研究白内障的治疗方法、长寿秘方、癌症的缓解与治疗,近期还帮助了他的保姆的丈夫治疗肺癌并延长了寿命。

 王老说:“这个院大家身体有个不适都可以来找我,我给他们方子他们去做就行了。”就是这样,王老的无私的奉献精神是时间上无垠、空间上无疆的。

 

涉猎虽广泛,门门做精妙

 在王老不大的卧室里放着一张床、一台钢琴、一台写字桌和满满的两柜子书。王老风趣地说:“我每天背曲谱、弹钢琴、练毛笔字还要研究一些医学问题,活得很充实,你看我像92岁的吗?”

 王老说每一个喜好都要用心去做,就比如写毛笔字就只能在心静时写,只有找到感觉了才可以写好,有时候正躺在床上突然想写就爬起来写了;王老日常还爱唱歌,每天早上一醒来就要在床上吊吊嗓子;还有读书学习方面更是深有造诣,书柜里放着大学英语四本书,王老说他已经学习了5遍了,还有资治通鉴全册等等。王老就是这样把每个喜好都做到最好,把自己活的如此充实而又精彩。

 

学习讲方法,研究有技巧

 王老特别爱钻研,在一次国家主席习近平讲话中谈到共产党已发展500年,针对这个问题细心王老产生疑惑,于是他去咨询相关人士,历史专业的同学也没有回答上来,他又问历史专业的教授,终于教授回答了他,他才满意地将答案记到了习近平同志讲话的册子上。谈到这里,王老告诉我们;“读书也是有技巧的。”说着他拿起一本书随意翻开了一页,每段都有他做的标记。他说:“要把每段讲的主要意思理解懂得概括才能更好地吸收书里的精髓。”

 学海无涯,却能永远找到好的方法用一颗真挚刻苦认真的心去享受每个学习的旅程。

 

平易而近人,两袖且清风

 记得初次见到王老时是在体育课下课回去的路上,王老不深究你是谁,遇见就会和你讲一些他最近的心得感悟,他忠告我们:“希望你们在大学生活里一、少玩手机多读书二、一定要励志考研。”诚恳而真切。

 再次去拜访王老恰遇到他出门,他没有拒绝我们而是带着我们前往他的家中,恰巧他家门口附近在修路很难走,王老却拒绝我们提出搀扶,自己轻盈地走到家中。一到家中,王老就去忙前忙后的洗水果、拿饮料,让我们感受到丝毫没有架子就像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邻居家的爷爷。

 在王老家中看到了一张他穿着军装胸前戴着五枚勋章的照片,王老告诉我们其实勋章一共有六枚的但丢了一个,这照片是去年我国举行反法西斯纪念日时拍的,这个挂在脖子上的是去年授予的,而这张照片就被随意的卡在他第四代的照片的相框一角。



 王老就是这样一位坚毅勇敢、有谋有略的抗战老兵,一位博学多才、踏实认真的学者,又或者更是一位平易近人、慈祥善良的老爷爷。

 

责任编辑:李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