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颂别

更新于:2017-02-27      浏览 1297 次

作者:记者团

 

 有的人死了,然而他们还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生前他们站成一棵树,为我们遮风挡雨,默默无闻。

 

 死后他们化作一颗星,替我们照亮前方,长驻人间。

 

 昨天的故事,养活着今天的人,历史总是在这样的轮回里,更迭前行。

 

 2016,为我们带来了太多的离殇,太多的伟人像流星一样落下,我们不能挽留他们的生命,但我们可以流传他们的精神,记住他们,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阎肃:音乐之路,不诉离殇》

 

 一位文艺站线的常青树,一生最爱穿军装,最爱写军歌。

 他是为人熟知的艺术家,更是一位雄纠气昂的战士。

 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这是他热血正气的风花雪月

 他用笔、用情、用魂,开辟出一条为时代而歌,为人民而颂的艺术之路。

 

《夏梦:生如夏花,逝之一梦》

 

 一颦一笑,眼里有银河。

 三言两语,胸中有丘壑。

 美,有多种形态。昙花一现,难免流于表面。而有的人绝代风华,青春永驻。夏梦,就是这样的。

 作为东方的奥黛丽赫本,她堪称是影视圈魅力华贵的存在;作为眼光独到的编剧,她用高情商大智慧熔铸了不少影视作品的精髓;作为传统的东方女性,她对事业纯粹执着,对爱情忠贞不渝。

 美丽与才华的化学反应——夏梦!

 

《杨绛:无名无位,活的自在》

 

 她有过人人称羡的爱情与家庭,也曾目送过亲人一个个离开自己;她曾以成就登上过最高的山峰人人称羡,也曾因文革跌入到最深的低谷人人喊打。

 我与谁都不争,与谁争我都不屑。有名利,却不追名利;有过争议,却不急着澄清争议。一生无名无利,却活得安然自在。

 这或许是如今最后一位称得上先生这个称呼的女性,只可惜如今,先生已逝。

 不敢评价,只敢追忆。

 

《梅葆玖:曲终人未散,暮色秋山依》

 

 一句海岛冰轮初转晴,一曲贵妃醉酒,曾是多少人不忘的记忆;一段顾盼神移,一场千回百转,又是多少人心中的经典……这些东西,由一个人带来,也因他的离去而成为我们的回忆。

 梅葆玖先生,他为我们带来了大师的风骨,大师的精神,也带来了一段经典,一段永恒。

 这场故梦里,人生如戏一场,还有谁登场。

 曲终人未散,暮色秋山依。

 

 

 每片星空都会有星斗,每个时代都会有英雄,我站在这人生的大门旁边,顾首为他们颂别”:

日暮竹亭外,泉清绿草茫。

愿风同君去,行路满芳香。

 

责任编辑:李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