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抄袭行为不可纵容

更新于:2017-03-01      浏览 373 次

 

作者:白亚泽

 

 前段时间,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开播,一瞬间掀起了一股评论风暴。其中,最有争议性的话题,还是关于其原作者,唐七公子的抄袭问题。关于唐七公子抄袭问题的争论早些时候就有了,你来我往,吵到现在,定论已在人心。可真正让人心寒的还是唐七的态度:视而不见。

 

 最初唐七在微博上曾发文声明,称自己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确实有“借鉴”大风的《桃花债》,但这只是对前作的致敬,而非抄袭。然而这样的说法并不能使广大群众满意,更是有细心网友将《三生三世》和《桃花债》的细节摆在一起,雷同之处一目了然。于是唐七公子开始对这些负面的评论视而不见,而继续将《三生三世》进行影视化和漫画的改编,一路敛财,可谓是肆无忌惮。

 

 唐七的做法固然不对,她现在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用这种不正当手段尝到了甜头也确实会给社会带来一些价值观上的误导。但不论怎么说,唐七只靠抄袭终究不能走出很远。就好比那个“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寓言,搬运他人的思想终究无法提升自身,总有一天会“江郎才尽”,无以为继。

 

 相比唐七猖狂的态度,一部分网友的观点才更令人心寒。有的人对抄袭这种行为漠不关心,有的人更是觉得“抄就抄了,又怎么样?”甚至在微博和知乎上有人搬出钱钟书先生曾说过的话来为唐七开脱:“你只需要知道鸡蛋好吃就行了,何必去管那只下蛋的母鸡呢?”这样的言论看似很有道理,仔细想来,却是漏洞百出。钱钟书先生用这句话说自己,是说别人看他的书就好,不必来崇拜他,这是谦虚;但套用到唐七身上,实在是有点不伦不类。

 

 我也曾写过小说,也有过彻夜不眠,反复修改某个情节,只为了使它变得更好的经历。自前曾有一起写小说的网友,半开玩笑的将写书称之为“养孩子”,如今想来,深以为然。作者用心学将孩子慢慢培养大,想办法将他培养得更加优秀,为此再苦再累也觉得心甘情愿。然后有一天孩子长大,便将他推出家门,让他面对外面的世界,也让外面的世界看见他。试问就在这时,突然冲出来了一个陌生人,将你的孩子一把抢走,这将是怎样的感受?

 

 江南曾经写作比作一场修行。作者们在人间行走着,一字一句地记录下自己一路修行的所见所感,然后将这些感悟分享出去。每一本书都是这样,作者们将自己的情感倾注进去,字里行间才有了神韵。高尔基曾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在和很多高尚的人对话。”就是这个道理。

 

 或许字句可以被搬运走,但字里行间所沉淀的感情,作者为写成一部书而倾注的心血,是无论如何也搬运不走的。

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位姑娘评论:“朋友抄了我的小论文。我用了三个月,资料都有真实索引;她用了一晚上,参考大多是网页链接。最后我和她的得分一样。但这又怎么样呢?我已经有了平地盖起高楼的经验,以后十篇百篇我也写的出来,她却未必。”

 

 这位姑娘还在评论的最后特别强调,她和朋友关系很好,这件事情不算什么,但若换作陌生人,必定会很不忿。更何况如今唐七的行为最终目的是盈利?一时的抄袭并不可怕,是因为“偷来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只靠抄袭无法提升自己,绝对走不出多远。真正可怕的是大量网友对这种行为的纵容。

 

 你抄袭没关系,抄袭得来的东西我们也喜欢,你一样能名利双收。这样的风气一旦盛行,无疑是对抄袭者行为的一种鼓舞。这样的话即便是一个唐七最终无以为继而消失了,也还会有大量的人出现,抄得更加肆意妄为。

 

 最后引用马丁·莫尼拉牧师的一首短诗做结: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社会民主主义者,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之后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还是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要追杀我,

但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责任编辑:王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