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致三载时光和你

更新于:2017-03-15      浏览 1448 次

采访:红色战线 记者团


 受访:帐篷剧社社长 甘成钰

       

       红色战线站长 蔺少宏

       

       三余书法社社长 张子奇

       

       新闻传播学院学生会主席 齐域宽

       

       青年志愿者服务团团长 李晴

       

       武术协会主席 颜庭轩

       

       河大脱单 孙凯柔

       

       河北大学自强社社长 张跃


 繁花,从含苞待放到零落成泥,不过一季,甚至更短暂;他以为,和你的相遇,足够他看遍这一季的风景……


 有人说,大学的生活就是“抱成团过日子”——宿舍抱成团、书友抱成团、组织抱成团,但,毕业了舍友各奔前程,工作了书友渐渐少了联系,曾经所在的组织里,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在新鲜血液注入的同时,老成员们不可避免地面临“退休”。


 感念在心,一字倾情


 初见时,他们看社团、组织,眼里或许只是优秀的作品、耀眼的荣誉,他们心心念念的也只是自己兴趣的施展、能力的提高。


 如今,两三年过去,他们眼中的组织已然不只是当年的模样。不是看厌了“百团大战”上的作品,不是听多了外人的夸赞与逗趣,也不是烦透了那风雨无阻的例会。这里,有种力量已无形中超越外在,改变了他们心里的组织形象。


 

 在2014级艺术学院戏文专业的甘成钰眼中,“帐篷是与众不同的”。她只用“家”一字来形容:“这种感情是说不出来的,但是当你身在其中,感受自然在心。” 


 从艺术学院07级编导的魏韬同学在2009年建立社团至今,帐篷剧社已排演了多部先锋剧,每次演出他们都会把前三排的观众席预留出来,这成了一种传统,更像是与谁的约定。甘成钰说:“学姐学长虽然离开了帐篷,但是每逢演出他们总会回来看看,这似乎关于归属,不会因为时间或者社员的换新而改变。”


 

 或许对每个社团、组织成员来说,“家”的确是他们对这个组织最深情的寄托,红色战线站长蔺少宏在采访中提及此,尤感触于三年前进入“红战”后学姐学长对自己的照顾。无论当初是出于兴趣还是渴求能力,陪着他的组织走过了几个春秋之后,一句“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似乎不足以用来表白,因为那深入骨子的是羁绊。


 放不下的,还有你们


 招新的时候看到你们,单纯而兴奋,他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坐在台下面试你们,他激动又紧张,但看到你们红了的脸,他有点窃喜,学着当年学姐学长的模样,拿着提前准备好的题目“刁难”你们……


 他可能是个自来熟的人,但是为了你们正视工作,他总是在例会时装得很高冷;他可能是个很严肃的人,但是为了让你们释放心情,他在聚会的时候表现出自己最神经的一面;他可能有很多“技能盲区”,但是为了回答你们提出的选课等问题,他私下里问了很多人相同的问题……他要退休了,给自己打了九分,却还是放心不下你们。


 

 三余书法社社长张子奇正在申请国外的研究生,为自己的学业奔波的他始终记挂着他的社员们。他让他们以学业为重,但不要荒废自己的爱好;他说遇事要多听听老师和师兄师姐的意见,少走弯路;他劝他们对自己的发展早做规划、早做准备。


 组织中面对退休的“老人们”一如他“啰啰嗦嗦”,其实他们只是,放不下,而已。


 摸索成长,破浪前行


 进入大学的他们,少了那些来自学校、老师、父母等的种种约束,他们想着摆脱了保护伞就要对自己负责,于是壮着胆子又小心翼翼地去追求。


 有些人成为学霸,自习室、图书馆最受青睐;有些人享受自由,骑行、游览成为日常;还有很多人忠于实践、热于交际,他们进入组织。


 为了找寻自我,他们投入组织建设,写策划、办活动、做总结……虽忙得不亦乐乎,但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个时刻,让他们感到迷茫。2014级新闻传播学院学生会主席齐域宽坦言,大二的时候他刚刚接手社团联合管理办公室时,它刚刚成立一年,也稍微有点边缘化。好在关键时刻他总能得到老师和主席的指导,这让他带着自己的部员建设好了自己的部室,也让他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


 2014级教育学院应用心理学专业的李晴,现任青年志愿者服务团团长,她对自己在组织中的角色有自己的理解:“大一的时候,我是一个单纯的学习者,在我们部长的手把手的教导之下去学习知识、技能;大二的时候就有所不同了,可以说是执行者吧,每次例会都会做工作总结和安排;到了大三这个阶段,更多的时候是做一个思考者,但我更愿意把自己比作一个牧羊犬,拥有着志愿者真正的温和与坚定。”


 不管是正值辉煌,还是遭遇瓶颈,他们都用自己的想法和实践在组织发展的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经历之后再回头来看,那不只是属于组织的探索之旅,也是他们成长的印记。


 如释重负,如舍挚友


 或许他们不曾想到,或许他们也曾预料,事实明明白白得摆在眼前:这两三年的时间里,他们放弃了些睡懒觉的时间,他们牺牲了些和舍友逛街、打游戏的精力,他们承担了组织施加的压力和寄予的厚望,他们在大学最珍贵的时光里常和组织在一起。离开,卸下了担子,暂别了挚友。


 

 武协主席颜庭轩在面对换届时,如释重负,又有些难以割舍。作为领头人,他工作做得好是理所当然,但是出了问题,他一定首当其冲。虽说在其位谋其政,他的心酸也非常人能够体会。但他仍坚持:“武协,凝聚了我的情感,守护着我的回忆。‘卸任不走人’‘终身制’也会在我身上体现。”


 作为河大脱单第一批新人中的一员,2014级广告学孙凯柔想到即将在暑假前后到来的换届,心里只有舍不得。她觉得换届让她“有一种整个人都放空、极不适应的感觉”,同时她也很欣慰,看到孩子们在成长。正如河北大学自强社社长张跃所说:“失落和不舍都是没有办法的,组织需要发展,我们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总要把机会给下一届的成员,要为组织注入新鲜血液,提升发展空间。”


 离开不久,他们有的会奔跑于考研路,有的会拼杀在就业桥,或许他们忘了谁的名字,又看到了新的陌生面孔,但是组织的根据地他们记得。不需一杯酒,回忆也常涌上心头。


 社团组织对很多人来说,可以是兴趣场,可以是能力炉,可以是感情寄托,可以是回忆凝结……但谈社团组织之于大学,它是一本书,讲应试教育下的素质教育,让“年轻人”主动成长为“成年人”,送出一批批的“退休者”。


 无论多少人从这里出去,他们的心都不曾走开,它一直在壮大,始终被注视。


责任编辑:刘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