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当法律流于形式,结果是以暴制暴

更新于:2017-03-27      浏览 549 次



作者:李双男

 

 3月25日,一条标题为“儿子刺死辱母者被判无期”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榜,一时间被各大媒体报道、转载,成为网民们热议的话题。这起发生于山东的辱母杀人案引来了全民的愤怒,而这愤怒不仅仅源于涉黑势力对于欢母子追债方式的恶劣,也因现场执法警察的“不作为”,更因地方法院对于欢做出的无期徒刑的判决。

 

 这起血案发生于2016年4月14日,由暴力催债引起。女企业家吴银霞因公司周转问题曾向地产老板吴学占借高利贷,后因未能还清欠款而遭当地涉黑势力以极端方式催债。儿子不堪忍受母亲受辱而拔刀刺人,最终导致三人受伤,一人死亡。本是一件简单的案件,但由于其涉及非法放贷、黑势力、警察不作为等复杂因素,导致其性质难以确定,使民众对于案件的裁定也产生了争议。


 引起群情激愤的关键点在于“无期徒刑”的量刑上,其实从法律程序的角度讲,法院的判决是没错的,正当防卫作为法律名词在事件中限制非常严格,它的尺度极其不好掌握。就此案而言,双方冲突,一方死亡,而且是在对方没有直接威胁本人的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因此不能算作过失杀人,更不能算作正当防卫。但是就事件本身而言,黑势力逼债的方式令人发指,对于欢母子的生命健康已经构成威胁,此时于欢的行为自然而然会被看作正义,量刑若从事件本身出发,量刑的确过重,判决的确不合理。此刻,程序正义与事实正义之间便出现了巨大的矛盾。


 另外,民警在此事件中“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的话语以及在看到现场状况还选择立即离开的行为是另一个激愤点。当时的苏银霞与于欢母子人身自由被限制,同时遭到侮辱,但民警的到来并未给他们提给人身保护。民警的行为的确是存在不作为的事实,高利贷的发放本就是违法行为,而且凌辱行为已经发生,已经造成人身伤害,民警对此置之不理,干预度并不够。民警的不作为,在一定程度上给于欢的心理上带来了压力,实际上也是酿成血案的重要原因。


 但是,笔者认为与其将目光全部放在案件的有关处理上,不如来反思一下,引来如此争议,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首先,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我们的某些法律恐怕流于了形式,国家对于一些法律法规的制定,缺少相应的严密性。某些只存在于纸面上的法律条文,很难去界定、去执行,只能成为摆设,让不法分子行走于灰色地带,打着法律的擦边球。杜志浩等人的行为不就是走在法律的边缘,用这些难以用法律裁决的手段,做着人性所不能容忍的事情吗?究其根本,完善的法律才是最好的保护伞,只有法律能在实践中发挥效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类事件,而并非是就事论事,再出再论。


  其实,社会暴力也是值得我们反思的一个点,涉黑势力的猖獗,他们进行着高利贷、赌博、情色等非法交易,借此谋取暴利,横行乡里,成为社会的毒瘤。若这些问题不能得到合理解决,像此类事件还是会层出不穷。非法高利贷本就是在合法范围之外的行为,对此类非法行为,无论对于借款人还是放款人,都是毫无安全性可言的。法律对于公民的保护需要的是双方的共同的努力,法律在惩治这些黑色势力的同时,民众也要同时学会拒绝这些违法交易,同时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监督。以暴制暴从来不是社会的正常的发展状态,如果黑势力得不到根除,今天死了一个杜志浩,以后还会有很多个杜志浩,治标不治本等同于无用功。


 “曾打了多次110和市长热线,没有回应”这是血案发生的前一天苏银霞的经历,在这个无路可投的女人的心中,第一时间她选择相信法律与政府,而政府与警察的不作为却将她推到了无助的境地。对此,山东的政府与法律执行机关也该反思,作为服务于人民的机构,在执行力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不能让制度只能是制度,政府的公信力与法律的权威不是说出来的,它来源于实践。只有政府和法律在关键时刻能够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时,人民的权利才能更有保障。认真负责的政府,严密完善的法律,公正严明的执法,既能给人民带来安全,又能收获自身的向心力。


 “儿子刺死辱母者被判无期”更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我国在制法、执法方面的问题,当然它的发生也给了我们提供了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我国的法治之路,虽然依旧任重而道远,但是只要开始完善,就会有很大的改变。


责任编辑:唐文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