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健康梦想与健康中国

更新于:2017-09-24      浏览 59 次

作者:贾永靖


 还记得第一次,老师站在讲台前大声朗读着我的文章,我的内心全是满满的小骄傲。于是,我就渐渐喜欢上那种在文字的世界徜徉的感觉,也与文字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喜欢用文字挥洒自己的情感,尽管我不是一个姣好的文人,没有满腹经纶,也没有出众的文采。可是趁着暑假之际,仅凭一腔热爱,便出来闯荡。当遇到一些生涩难懂的内容时,自己只能面露难色。深知自己才疏学浅,可是不管文学之路上重重的坎坷,自己还是很喜欢文字,喜欢自己在纸上写下每一个汉字时自己的心情,喜欢看到密密麻麻的笔记本上有自己的心灵路程,喜欢……


 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小,还不懂什么叫做梦想,就只是单纯地喜欢,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怎样。即便是现在,对于文字的热爱依旧不减,只是或多或少会少了一份曾经的纯粹,掺杂了一些利益之类的东西。


 说自己对文字的感情纯粹是题外话,只想引出自己近一个月来在健康中国的实习情况。这里是中国外宣第一平台,这里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当初得知自己会来中国网实习时十分开心,我以为我会像很多媒体人一样每天会奔赴在新闻一线,去写稿、拍照、改稿,用自己的笔报道最真实的事件,来还给人民大众一个健康向上的中国。尽管社会很现实,但作为媒体人的我们更要现实,去披露现实社会的不足,发现社会的真实之美。我们媒体人的存在,难道意义不就是这样吗?然而当自己来到健康中国之后,才发现很多事情和自己想象当中并不一样。


 健康中国已然开始走向市场,再也不同于传统媒体为揭露社会现实而服务。诚然,必要的改变对于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来说是必要的,这点无可厚非。而我在思考的是,当健康中国走向市场时,它是否会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而忽略了作为一家媒体自身的价值?多日来我看到张总、许总等健康中国的工作人员为健康中国红色文化讲师团不辞劳苦,也看到了讲师团的前景。但是我困惑了,讲师团的建立是为了未来的产业园区的建立,产业园区的建立解决养老、三农等问题,最后会获得更大的收益。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都有必要去为了社会某些尖锐问题的解决而奋斗,而当张总提及未来产业园区的利润时我在思考,我们现在是否是真的需要把每一件事情都与利润挂钩。社会财富的创造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社会财富的积累会为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的进步做出更大贡献……这些道理我是懂得。但我看见张总在绘声绘色地向众讲师和各地来访人员讲述着第七产业园区未来是如何创造财富的时候,特别是他将这些财富以数字的形式赤裸裸地摆在大家面前,而众人的反应是惊羡、期待时,我的内心不是同样的激动,而是一种强烈的厌恶。厌恶那种把世间所有全部与利益挂钩,厌恶那种赤裸裸地谈钱谈利益的等价、差价交换。


 健康中国的张总是一个企业人,每一个企业人都追求利益最大化,我承认这是事实。我看到了一个企业可以以承担社会责任为名从而为自己赚取更多的利润,我看到了一个企业在运转过程中可以把诚信、责任等等这些基本的道德意识当作自己赚取利润的手段……那些原本是一种生活常识的东西却被人为扩大化,就变得肮脏龌龊了。就好比一块已经腐烂的肉,又被人刻意在一潭死水里放上几天,最后吃到那块肉的人还会告诉别人这块肉的味道不错。


 抱歉,以上言词也许有偏激之处,但本人仅站在个人角度谈及相关问题。


 我不喜欢这样追求利益、物质化的人生。也许大家认为我是年纪小不懂事,还未尝尽社会的“现实”之味。也许当未来毕业以后在找工作四处碰壁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时候,自己回过头来想一想张总的利益观会向张总说抱歉,会向那时的自己咒骂上几句,会向这个有点“世俗”的社会“妥协”。但是现在,起码我是不愿意接受功利主义的。我想要的人生不需要有太多钱,“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自古文人以此标榜。我虽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文人,但是我也乐意选择这样的生活。财富、钱这种东西,够用就好,其他无须太多。我想自己可以专心文学创作,钻心于书中,醉心于自己的梦中。

的确,在价值观方面,与在这里工作的人们还有较大的分歧。但在工作方面,我感觉这一个月里还是十分受用的。


 看起来闲散的工作时间,实际上大家却各自匆忙,忙于自己的工作,也会相互合作,为了同一个目标而一起努力。当我看到张总在为信息中心的建立每天筹备工作、开会、不厌其烦地讲述着理念时,当我看到许总经常出差而没有露面时,当我看到娜娜姐等经常加班深夜回家时,当我看到馨丹姐前后招呼、忙前忙后时,我看到了一个企业得以高效地运转之因。偶尔因为硬件设施故障工作无法进行时他们的焦灼让人心疼。在中国外文大厦这座写字楼里,外面的人想象着里面的人每天工作的闲适与松散,而实际上,大家都在自己的岗位各司其职,晚上也像一颗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不停工作。


 在这里的短短一个月以来,尽管我无法全面细致地深入了解公司内部,但是我看得见每一个人的努力,而这种向上的劲头也正是很值得我学习的地方。非常感谢谢大家一个月以来对自己的帮助,但我想我会怀念,会感激,也会在提及梦想、未来与利益的问题上继续坚持自己。


责任编辑:郭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