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全民媒体时代的舆情调控

更新于:2017-12-02      浏览 138 次



作者:赵文璇


  2017年11月25日,北京警方就朝阳管庄红黄蓝幼儿园幼儿被指遭针扎、喂药一事发出通报,称涉事幼儿教师因涉嫌虐待被护人罪已被刑事拘留,编造虚假信息并利用微信群传播的造谣者也被行政拘留。现如今,官方消息已出,最近引爆朋友圈等社交媒体的红黄蓝事件暂告段落,各家自媒体也终于偃旗息鼓。


  从“榆林产妇案”到“绿城保姆纵火案”,从“豫章书院”到“携程亲子园”,从“江歌案”到“红黄蓝虐童案”,最近舆论一次次地引爆。这几天在大家声讨“红黄蓝”幼儿园的同时,另一种声音也在舆论漩涡的轰鸣中渐渐清晰起来,到底应不应该停止舆情调控?


  个人空间说说被严审,微博热点遭撤,评论被删……这种形式下许多自媒体忙不迭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辩护,一边将自己传播未经证实的信息的行为标榜为“获取大众关注、拯救弱势群体”的英雄行径,一边摆出鲁迅先生的话,抨击政府“粉饰太平”,鼓动青年人“摆脱冷气”,大有当年五四运动热血先驱的“架势”。但是,我国的舆情调控真有像“键盘侠”们所说的那样不堪吗?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舆情控制并不意味着压制,事件热度的下降也并不意味着遗忘。狄更斯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用这句话描述现在这个“全民媒体”的时代在再合适不过。每个人暴露在信息流中,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支话筒,每个人都可以看作是一个小型新闻自媒体,面向公众发声再也不是难事。


  无可否认很多事件的解决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网络的传播扩大了公众的关注,助长了舆论的声讨。同时,毫无疑问的,民众关注时事是一个国家莫大的幸运。公众的关注确实有利于事件的解决,但事件热度的下降并不意味着事件解决进程的搁置,因为很多转变是不能立竿见影的,但群众的广泛关注确确实实促进了政府相关措施的完善以及国家相关制度的建立健全。话说回来,如若某个事件在网络上一直保持较高的关注度,这个事件就算是解决了吗?很显然,事件热度的下降是为了不妨碍云开月明,同样舆情控制也是水落石出前的宁静。


  再次,舆情调控是防止物极必反的必要手段,对于控制不实信息的传播有着重要作用。比如这次“红黄蓝虐童案”被谣传为“老虎团大规模猥亵幼童案”。在官方信息发布之前,很多信息的可信度度都值得怀疑,但是很多自媒体是不会仔细验证信息来源的,他们只会看这个事件够不够刺激,是不是有爆点,能不能拨动公众的神经。然后起个标题,引起大家共鸣,结尾可能再来个引经据典,最后发布信息,只等“吃瓜群众”们点进来后“怒转”。


  我们生活的时代不同于封建时代的黑暗压抑,信息传播速度大大增加,民众掌握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多,因此现在面对一个事件,最重要的并不是鼓励大家在不清楚事实的情况下发声,而应鼓励大家在真相未明晰之前冷静思考,这便是当今舆情调控存在的一个重要意义。


  此外,舆情调控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于当事各方的保护。在官方发布信息之前,各大社交平台上广为流传的“‘老虎团’猥亵幼童”、“政府控制信息阻止正义群众发声”这样的信息一经传播会对军方,政府的公信力造成极大影响。当公众对我们的子弟兵、对我们的公仆产生怀疑后,哪些势力能获得最大利益呢?这些消息的散布是否是一些组织的别有用心呢?我们因为一些不知来源的消息而对某个团体声讨的同时,是不是会冤枉了一些负责任的人,以至于否定了一个群体呢?作为中国公民,我们不应该只高呼着“厉害了我的国”,而是应该对于舆情调控给予充分理解。


  很多人拿西方国家做对比抨击我国舆情调控制度,这也是没有根据的,只根据爆出的丑闻多少来判定新闻自由程度更是可笑的。新闻传播,无论是新闻媒体还是自媒体都不能不管国情割裂来看。退一万步说,就算只看新闻的自由程度,一直标榜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也是存在着舆情调控的。美国新闻机构大都设置有监察室和新闻设置委员会。并且在资本主导下,社交平台等西方自媒体也会受到一定形式的牵制的。要知道,现代社会没有绝对的民主,历史上“苏格拉底之死”已经告诉了我们,绝对的民主会导致绝对的混乱。同理,没有管控的言论自由也会破坏社会秩序。


  所以,全媒体时代舆情调控是具有合理性和必要性的,在当今的信息传播速度下,要求每个人在说每个字的时候都严格求证并不现实。但也不能放任言论自由,使之成为脱缰之马。因此,国家在对于公民言论自由的管理方面一定要有所作为,对于未经证实的信息要进行审核,删除谣言以抑制其传播对社会稳定造成消极影响。


  但是,对于信息传播,只是硬性的舆情调控终究不是最好的办法。要想更快的解决问题,还是要求政府、个人两方面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政府以及主流媒体应该做到信息透明,以及信息的及时公布,不给谣言生存的空间。同时面对消极舆论,应加快出台相应法律法规。对于个人尤其是对于自媒体而言,在面对繁杂信息时应多加辨别,多方面思考后再发表意见,杜绝空穴来风,乱带群众价值观的节奏。


  全民媒体时代,每个人渴望话语权,是源于对世界变得更好的热切期盼,希望每个人都怀着一颗炽热又柔软的心而来。


责任编辑:刘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