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愿你归来,不是少年

更新于:2018-07-07      浏览 68 次

愿你归来,不是少年

--红色战线前总编吕鹏专访

作者:赵文璇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河大,带不走的只有你”
“纸短情长啊,吹不尽坤舆的风”


  到处传唱的歌曲慢慢消散,穿着学士服拍照的人群散去,喧闹的跳蚤市场归于平静,本部多功能馆和新区图书馆,来回穿梭的是手拿档案袋的学长学姐;于是蝉鸣渐起的时候,我们终究迎来了这场离别。
 

  可对于大四一年在河大呆了不到一个月的吕鹏来说,这样一个过程似乎缺了些仪式感:在北京已经步入正轨的生活不允许他留恋于过去种种,三天,是他留给自己处理各项毕业事宜的时间:收拾宿舍,吃散伙饭,拨穗仪式,托运行李;6月23日宿舍钥匙一交坐着高铁一走,以后再回来坤舆园里就没有能睡觉的地方了。
 

  背对河北大学新校区正门,吕鹏推了推眼镜,突然很想回头再看一眼,偏偏这个时候打的车到了。他一怔,最终还是默许了又一次没有告别的离开。
 

  “倒也不需要告别”,吕鹏这样想着。毕业只需要三天,但是与河大的故事告一段落还需要很多年。吕鹏确实离开了,带着河大赐予的一切,但又好像还留在这里,关于他的相遇、相逢、离别与成长的所有故事都留在这里,留在七一东路2666号,留在流连过的圆台、游荡过的操场,留在迟来的初雪、溽热的夏季。




“走,吃饭去!”
2017年2月3日,吕鹏躺在床上,非常无聊,发了一条说说。
“请大家模仿我的语气给我说一句话吧!人家平时说话都啥语气啊?”
“哦。”
“不学,恶心!”
“好哥哥,好姐姐……”
“伦家怎样怎样……”
“还需要网红我来给你们撑场子!”
“呸!破铝盆!”
“走,吃饭去!”


  这条说说下面很快有了十几条评论。吕鹏一一翻下去,回复了最后一条“走啊!去哪?”从团长到总编,一路走过来吕鹏QQ列表里好友的数量增加达到了1000多个,虽然其中有将近一半没说过几句话,三分之一点赞之交;但这样的生活常常是喧嚣的,尤其是在吕鹏被他手下的15届红战同学捧成“河大网红”以后。对于他“自毁形象”的自拍,还有满满土味的文案,大多数人会调侃几句,觉得自己遇见了一个“有趣的灵魂”;但也有人会“嘁”一声,对他“自毁形象”式的自我夸耀表示不屑,觉得这就是满嘴跑火车。

 

  可别人眼里好的坏的倒也都是吕鹏的样子,是知道冰有多、冷火有多热的人、是曾经独自听着相声入睡、上课攥着拳头偷看“地下八英里”、是很明白自己应该在乎什么的人。
 

  他在乎的,不是多少人点赞,多少人评论,自己有没有更红;而是,他身边那一个随叫随到随时可以出来一起吃饭的人到底还在不在。


“对,是顶点!”


  这四年,吕鹏做了很多让人记住他的事,绝大多数都与红色战线有关;这四年,吕鹏身上有不少标签:“吕网红”、“吕团长”、“吕书记”、“吕编”……可是他最喜欢的,还是最后一个——红色战线总编。



  毕业之前整理材料的时候,吕鹏突然看见了大三上学期写的“2016年迷你马拉松项目策划书”,于是感慨来得很突然。


 

当年他参加2014年红战招新,坐在对面的学姐问他“你觉得你能在红战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站长,或者总编,总之我相信我能站上顶点。”
“顶点?”这个回答有点直白,直白到有些幼稚,学姐反问了一句。
“对,是顶点。”


  2014年他是急于证明自己的小部员。为了一篇报道在南街蹲守半个月;拨打相关部门电话没人理;去管理办公室被人轰出来;跟人家摊贩说关于摊位交费的事,还得顺便买人家的饭,没问清楚还必须下次接着去人家那里买难吃的包子,最后还要虚伪地说好吃;但是一周后写出的那一年最受关注稿件,让他站稳了脚跟。



  2015年他是备受“爱戴”的记者团团长。做关注,组稿子,带领部员写出公交改线调查,晚上出去遛弯遇见有人在女生宿舍楼下告白,直接用手机拍照写稿,回到宿舍直接发送新媒体成为了当天的推送;还运营着红色战线官Q,于是有了《分手快乐》古代文学版和“河大人过年回家必备语录”。
 

  2016年,他是红色战线总编,创立影像团,助力新媒体涨粉两万,和大家齐心协力把“迷你马拉松特等奖”拿到多功能馆101;培训、开会,当被人群簇拥的时候,似乎也不觉得大三混社团不轻松了。



  如果说总编或许还算不上红色战线的顶点,那么一定算得上是他大学四年工作的顶点,是他人的肯定,能力的认证,责任的寄托,也凝聚着与红色战线有关的所有精彩的故事。
 

  吕鹏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这四年一共参与了红战的三次招新活动,看着那么多年轻的面孔,他总是喜欢问一个问题“如果我把你招进来,你能坚持多久?”
 

  小孩们的答案各不相同,但是他觉得,工作很累矫情就免了,对红战的所有感情都凝聚在这句话里。


“不,回媒体”



  2017年6月,大学期间最后一个暑假,吕鹏走进了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虽然很多人说他是去做门童当保安;但他自己清楚,跟采访做视频写稿子,念兹在兹;从杨利伟到姜昆再到康辉,眼界大开,无论接触到的事物还是人物都让他不想离开。虽然实习期只有两个月,但吕鹏还是觉得很幸运:自己的职业生涯在这个地方展开,让他对于未来充满了希望。
 

  2017年12月,大学最后一次体测正好赶上吕鹏从聚力PPTV总部离职,于是借这个机会回了趟河大。他永远不会忘记离开北京时铺天盖袭来的疲惫感:每天做原创内容的搬运工,没有写稿子的机会甚至有时候连真话都不能说,原来所谓“新闻理想”破灭不是什么矫情的说法。北京,似乎真的是一个活不起的城市。
 

  2018年3月份,大部分高校开学的日子吕鹏离开了新华网。让他感到厌倦的,不是为了一个专题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泡一天,不是曾经信手拈来的稿子被一改再改,也不是背着单反外出采访时自己高得吓人的体温,或许是因为付出的这些努力,换不来期望中的成就感。记者民工,似乎真的不是一句玩笑话。
 

  2018年5月,吕鹏递交了辞呈。确实,呆了两个多月的房地产公司能给人以丰厚的获得感,石家庄这座城市也算得上舒适宜居。但是很多个只能靠散步来消磨的夜晚却又让他莫名担心起自己五年后十年后的样子。前景,似乎真的比现状重要很多。
   

  辞职以后找工作以前,吕鹏去了红色战线杯辩论赛半决赛的现场。他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会场里面那么多眼睛亮亮的,拿着单反到处跑的17届大一同学,又重新下载回了“Boss直聘”App。


  2018年6月,电视媒体、网络媒体、手机移动端APP、传统媒体吕鹏做了个遍,又去房地产行业试了试水。于是自我评价弯弯绕绕终于回到了正路上,新闻理想明明灭灭最终找到了落脚点:在河北大学学了三年新闻,又在校园媒体奉献了三年青春,就职的时候还是回到媒体行业。
  

  那天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他对于未来的规划“你要想清楚,很多时候媒体行业的薪酬是不如房地产行业的。不继续做了吗?”
他很坚定地回答“不,回媒体”
面试官问他,“为什么?”

 

  “说专业素养,想必各位已经在前面环节了解到,我学了四年新闻,希望这些本领能有用武之地;并且从主观意愿方面讲,尝试多了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还记得当时薛之谦和高磊鑫复合时候的文案‘多少浅浅淡淡的转身,都是旁人看不懂的情深’,用这个来形容我对传媒行业的感情也算贴切。”


 

  保定为中点,石家庄在南,北京在北,往往返饭浮浮沉沉,大概是每一次吕鹏疲惫的时候都想要回到河大,问一问自己想要的是到底什么,得到一个答案罢了。毕竟,目的性很强,是他的一个特点。心里很有谱,是他的另一个特点。

 

  出了正门往保定东站走,卓正酒店灯火辉煌,聚力大桥宏伟大气,在车窗外一样一样闪过去。吕鹏突然想起去年这时候,他祝福13届学长学姐毕业时,用了一句当年很流行的话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可是现在,吕鹏希望下次回来的时候自己不是少年,

而是有勇有谋,有酒有肉,

有枝可依也有往事可回首;

少年吕鹏,就永远留在河大吧,

留在属于他也成就他的地方。


责任编辑:闫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