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方朝晖:东亚民族为什么会神化“祖国”(下)

更新于:2016-04-11      浏览 1864 次

来源:腾讯网

 

接上文——

 

  三、“祖国”概念的神圣化

 

 东亚民族主义的家族化特点,还体现为“祖国”概念的神圣化。我们知道,在西方民族国家形成史上,祖国作为一个民族形成的地理条件而主要具有空间的意义;由于现代西方民族都是罗马帝国崩溃后逐渐形成的,祖国是后起的,未必具有天然的神圣性。

 

 但在东亚历史上,一旦民族概念诞生后,“祖国”立即变得十分神圣。这是因为在东亚人看来,正像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神圣的发源地或居住地一样,民族作为放大版的家族也必须有自己神圣的发源地和居住地。这个发源地或居住地是自己的祖先由始以来就拥有的、天赐的,决不是后起的。

 

 由于现代东亚主要民族起源较早,从古代到现代,其生存空间未大变化,族群结构未大分化,从而大大强化了上述信念。于是在东亚,正像家族不可以被批评或指责、只能被无限赞美和感恩一样,祖国也不能被批评或指责、只能被无限赞美和感恩。

 

 

 

 

 在公民民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或自由民族主义(liberal nationalism)看来,祖国可以像公司一样自由加入或退出,甚至脚踩两只船(双重国籍),因为它本来就是公民契约的产物。

 

 但在家族化的民族主义看来,祖国是不可以随便选择的,而是前世注定的;祖国是独一无二的,人们只有接受的义务,没有放弃的权利。虽然今天的东亚人对于国籍已经不再固执,但是对于双重国籍这种“背叛祖国”的行为还是难以接受的。


 四、文化团体主义与民族主义结合后

 

 然而,要认识东亚民族主义的实质,仅仅停留在家族主义上还远远不够。既然“民族”已经东亚化,自然也就要接受东亚文化心理的改造。

 

由荷兰学者Geert H. Hofstede等人挑起、美国学者Harry C. Triandis等一大批学者跟进的文化团体主义(collectivism)研究表明,东亚各国均可称为文化团体主义相当强的典型国家或民族。

 

 

 所谓“团体主义”,作为文化心理学术语,是与“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相对的,其主要特点之一是在团体中寻找自我认同的基础、区分自己人与外人、以团体作为个人安全感的主要保障等。

 这是因为,不管“民族”作为一个共同体是“想象”出来的(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还是捏造出来的(厄内斯特·盖尔纳),但它既已形成,也就成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存在;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它都在有意无意中主宰着人们的思维,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在东亚历史上,一旦民族概念诞生后,“祖国”立即变得十分神圣。于是在东亚,正像家族不可以被批评或指责、只能被无限赞美和感恩一样,祖国也不能被批评或指责、只能被无限赞美和感恩。

 

 虽然今天的东亚人对于国籍已经不再固执,但是对于双重国籍这种“背叛祖国”的行为还是难以接受的。

 

 在一种无意识心理需求的支配下,从小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把历史人物和民族英雄都打扮成爱国的典范;千方百计证明,自己的祖先自古最热爱和平,历来都受人欺压;对于自己祖先做过的可能是伤害外族的行为,包括侵略或欺压等在内,则讳莫如深。

 

 

                                                             责任编辑:赵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