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俞敏洪:给孩子成长的天空(上) 赵春晓

更新于:2016-04-18      浏览 1875 次



来源:腾讯新闻


 面对当下学生缺乏主动学习兴趣的问题,俞敏洪认为,很多问题出在家长。面对这些父母,孩子怎么能对学习充满兴趣呢?俞敏洪结合实例深入分析了当今中国家庭普遍存在的问题以及亲子陪伴、家庭教育对儿童成长的重要意义,呼吁父母和孩子共同成长,给孩子自由的成长天空。


 反思现今家庭教育现状


 我本人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老大是女儿,现在大三,在美国学习;我儿子初二,正是让我焦头烂额的年龄。我想说自己做父亲其实不合格,原因是我在孩子身上所花的时间并不是太多,而我太太花的时间比较多,但是我不认可她的教育方法,所以为孩子的事情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有很多的分歧。孩子在我们不同的教育观点中逐渐地长大,以我个人感受来说,我觉得父母其实很难当,但其实又很好当。

 

 通过我接触的朋友及孩子我发现有几个关键点:第一是,政府部门领导的孩子成功的非常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再去调查这里面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是政府领导的孩子从小的教育资源是当地最好的。这个大家觉得心里特别不公平,就我家乡而言,在农村从村长以上到乡里的干部,再到市里的领导,他们孩子中间90%以上的家庭都是在当地最好的幼儿园,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读书。

 但是我后来发现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政府领导夫妻两个一般来说文化水平都还不错,而且由于是在政府部门工作,所以对脾气情绪要有非常好的克制能力,所以这些政府领导的家庭一般对孩子的教育就不那么情绪化,由于不那么情绪化,能保持孩子相对个性稳定的成长。


 


 正确的关爱孩子


 教育孩子是家长们一生的心血所在,如果孩子教育不好,可能后半辈子将不得安宁。来讲一个我碰到的例子,我认识的一位女性朋友,自身条件不错,工作能力相当地强,在孩子出生以后跟老公离婚了,离婚以后她就把全部的身心放在了孩子身上,就是因为没有了家庭和丈夫的爱,她把所有的爱倾注到了孩子身上。


 这种情况下,一般来说有的时候会有问题,不是说单亲家庭的问题,因为我也看到很多单亲家庭把孩子培养的特别好,而是这个母亲出了问题。她认为她要全身心爱这个孩子,要什么就给什么,所有的钱都花在孩子身上,从来不给孩子立规矩,最后结果是子长大了身心散漫,不爱学习,跟社会上很多坏孩子在一起打交道,到了高中阶段怎么也学不上去了。这个朋友就找我说,我想把子送到国外去,我说你把你的孩子叫过来,让我先看一看。跟那个孩子见面了半小时以后,我说你千万不要把孩子送到国外去,因为这个孩子到了国外一定不会学习的,而且肯定会给你惹事,但是她觉得孩子高中上不了,上大学都有困难,只要送到美国大学去说不定好了。我说国外的大学是从来不管孩子的,孩子全是靠自觉性。但这位母亲一意孤行拜托我一定把孩子送出国,说剩下的事情她自己负责。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无法推辞,先在新东方学了几个月英语,后来到了美国一个普通的州立大学。去了两个月不到就给母亲写封信说,你给我的十万美元我已经花完了,母亲就说怎么会花完呢?因为我上的这个学校要求四年学费一次性交完,现在十万美元交完了还不够,你还得再给我几十万美元过来。

 

 他认为一切不幸都是母亲造成的,所以他现在抱着报复母亲的心态,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


 


 重视孩子逆商、情商的培养


 孩子出生的时候就像一张白纸,生来是没有差距的。非要说有差距的话,也就是长相上的差别,但是长相的好坏不决定这个人一辈子的命运。还有家庭出身不一样,有的人出生在领导家庭,这个出身能不能决定这个孩子的未来呢?部分意义上是能决定的,也是这次两会反复强调的东西,实现教育公平。还有就是脾气的不一样,孩子出生的时候由于基因和身体中的各种内分泌成分组合的不同,有的孩子天生性格慢一点,有的孩子脾气性格急一点,但性格是可以后天调整的。

 

  还有什么是不一样的?智商不一样。智商有高有低,智商的高低是不是决定孩子的未来?它能够决定孩子一部分的未来,另一部分是学习。

 

  所以我想再说一次,智商的高度在初中、高中,甚至小学成绩的好坏都决定不了这个孩子的一辈子,它只能决定这个孩子的一段时间。平均起来北大、清华学生的智商是非常高的,所以我在北大的五年极其痛苦。因为进了北大以后,发现就我一个人是高考三年考进北大,我的同学几乎都是应届生。大学五年中,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是排到全班的中游水平,感觉没有任何希望。我是学习极其认真的那种人,我大三的时候因为学习太刻苦得了肺结核,要知道得肺结核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过分劳累,二是过分郁闷。所以,你会发现实际上北大、清华的学生整体来说智商水平特别高。

 

 认定失败有的时候不是一件坏事,往往在失败的背后给你种下了一个未来取得更大成功的基础,包括我在生命中最大的失败,就是我出国。第一年,我没有拿到奖学金,第二年、第三年都没有拿到,美国不给你奖学金你是不能出去的,美国的学费通常3万美元。第三年美国大学给了我两万奖学金的时候我很兴奋,但最后一句话弄得我浑身冰凉,剩下一万美元你自己出,当时我不可能弄到的,那个时候一万美元把我憋死了,所以最后出国就完全没有希望。我要是没钱就出不了国,而我的同学王强他们已经全部到了美国,而且在美国的名牌大学读书,那种绝望还是比较痛苦的。

 

 大家都知道签证,那个时候美国签证只要拒签一次就半年不能再去签,所以我去了三次,每次都是以移民倾向被拒签。最后我就发现我自己四顾惘然,没钱没房,什么都没有,在这个情况之下我开始做新东方。

 第一个原因我觉得首先必须要有钱,没钱不能去抢,北大每月给我120块钱,在外面教书一个晚上20块钱,这样我至少离美国梦会稍微近一点。正是这样出去教书以后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可以赚更多钱的地方,在别的培训学校教书,我想为什么不自己开个班呢?后来我自己开了个班,北大发现了毫不犹豫给我一级处分,正是因为这个处分让我放弃了对北大的终身梦想。我原来打算留在北大,到国外读个书,读个博士,再回北大继续教书。每天读读书、教教书这样感觉挺好的———小知识分子的梦想。但是被处分以后,我发现不对头了,为什么?分房子轮不到我了,到国外进修轮不到我,评职称轮不到我,所以我就跑出来了,一心一意就把新东方做成了一个上市公司。


 

 

 转接下文——

 

 

                                                             责任编辑:赵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