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曲终人未散,暮色秋山依

更新于:2017-02-27      浏览 575 次

                                                                   作者:田逸凡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先生的一颦一笑、一嗔一喜都成为回忆,散落在时间的卷轴中。

 

201642511时,暮春时节,梅花谢了匆匆。京剧大师梅葆玖翩然谢幕,走完了自己精彩纷呈的82年人生历程。“从此,世间再无梅葆玖,梅郎世家成往昔。”梅氏本家亲传或许要成为后辈人心中的一代绝响了。

 

京剧作为我国的国粹,中国戏曲三鼎甲"榜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而作为一个后辈人,它留给我最深的印象的便是小时候与姥姥一同去看戏的经历。有戏台便去现场,无戏台便在家看戏曲频道。虽不通不解,但至少听得也多一些,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记忆却深刻脑海。大师离世,悲伤逆来,泪已拆两行。

 

梅先生其人,也恰如一枝梅花。一个转身,一个眼神,风骨自在。拥有着大师的风骨和气度。梅花奖得主陈智林先生说:“很少有梨园子弟的家人能够从事戏曲艺术,而梅葆玖先生不仅传承梅兰芳的艺术,且他在这片特殊的土壤里,每时每刻都在为戏曲艺术思考,甚至在陷入昏迷的前一天,都在指导弟子。”梅派弟子人才济济,梅派艺术发扬光大,这一切,都离不开梅葆玖先生口传心授,倾心付出。

 

先生生前交友广泛,桃李无数,先生的离世也让人们掀起层层回忆。“只要他能抽出时间,他都乐意与我们川剧交往,乐意给学生说戏。这种京川的交往,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他生病了,我心里非常挂念,祝他早日康复。”;“我个人比较喜欢京剧,也非常崇拜他,去北京拜师,也是跟他学戏,想把京剧好的东西继承发扬下来。师父为人特别仁义,经常叫我去北京演戏。而且他挺节俭,对学生很用心,他说一个人学戏要先做好人。他也很支持地方戏,支持川剧,以前经常到成都交流,不管是不是他的学生,他都用心指导。”

 

                            

 

当梅先生逝世的消息传来后,刘晓庆、六小龄童等著名演员纷纷悼念;53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时,他的众亲友和弟子们都跪地痛哭送梅先生最后一程。无数人对先生敬佩留恋;对梅派热爱痴迷。而这,或许连先生自己,都未曾想到过。

 

荫披后学,桃李天下;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纲范万度,永垂不朽……这些大师的精神都从梅先生身上体现出来,不但有高超的技艺,为人处世上也处处体现着大师的风度,这便是梅先生受到如此多人敬仰的原因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想这八个字是对梅先生那崇高的人格品质最好的概括。

 

但是,当我们沉浸在先生离世的哀痛中时,当我们开始纪念他时,我们又在缅怀些什么。“快节奏的时代,考验的是我们的文化定力,传统文化在与当下的快餐文化碰撞中,显得力不从心,传统戏种亦然,正逐渐的走向没落。”而在梅老眼中,“移步不换形”是他对于继承传统和改革发展的关系的看法,也是其父梅兰芳先生的话。这恰如他自己当年担当起梅剧团这个重任时所说的那样,“父亲在台上是怎样的,我一定还是要维持他这样子去演,一点都不敢乱动。”

 

梅葆玖始终以维护梅派的正宗、正腔、正韵为己任,但这并不是说传统戏曲就难以与零碎的现实弥合。梅老曾经思考如何让年轻人接受古老的戏曲,毕竟时代变了,唯有豁达面对时代的选择,努力让京剧靠近时代步伐,才能让京剧在创新中传承下去,但形式可以变,根不能变。

 

                           

 

我想,在这个日新月异,快速发展的时代里,国粹需要被拯救,中国经典文化需要被传承。只有在保护好“根”的基础上,我们才能去考虑如何创新,如何发展。否则就会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末,将理想沦为空谈。

 

直到现在为止,单论京剧界,早年缔造京剧史诗传奇的梅、尚、程、荀派如今还有多少后代仍活跃在梨园这个舞台上呢?“梅派梅兰芳的小儿子梅葆玖和女儿梅葆玥因病去世;尚派尚小云膝下三子,尚长春、尚长麟和尚长荣都投身于京剧舞台,但长子次子都已过世,只有小儿子仍在梨园;荀派荀慧生的儿子荀令香子承父业,但荀令香的子女中也只有一位从艺;程派无后人传承衣钵,程永江曾说:父亲程砚秋的价值观是子孙后代永远不当艺人。”

 

越来越少的数字,不仅是对文化技艺的倒数,也是对中华戏剧国粹的倒数。如果我们意识不到、无法延续,对于传统技艺,就真的会成为永诀。这是我们的国粹,让我们悲痛和惋惜的地方,也是我们在缅怀梅葆玖先生时,更应该去纪念的东西。

 

梅葆玖先生逝世一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和关注。而这或许也可以作为一个契机,重新引起新一代人群对京剧以及其他国粹、传统文化的重视。

 

                           

 

我们不可能永远地留住一位大师,但是我们可以留住其精神,其技艺,不让一门传统艺术随着大师的离去而永逝,不让其在延续千年后最终得到“曲终人散”的结局。传承的道路需要被创新,国粹需要被拯救,如何守住我们的 “根”,留住中国的“魂”是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

 

一声“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台上的贵妃仪态万千,哀怨自伤,台下的观众早已泪流满面。“去也,去也,回宫去也……”贵妃娇柔万千地走下场谢幕,带走了他一生的传奇,带走了我们的记忆,带走了梅派京剧之“本”。

 

 “曼音行云遏,妙响霜钟起。曲终人未散,暮色秋山依。”

 

2016年,暮春伤怀,皆因我们送走了一位大师,也送走了梅派京剧一个时代。

 

                                                                      作者:李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