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大法官”的一封信

更新于:2017-03-03      浏览 517 次



作者:王瑞


珩,


 记得那年夏天,那个不太炎热,有着一缕缕凉风的夏天,我遇见了你。人群中的你,一点也不出众,如果说你有出众的地方,大概就是那一身黝黑的皮肤了。在军训时我就留意到了你,大概就是因为练摆臂时你伸出的手臂,在一截截白净的手臂中间,你的手臂是那样扎眼,和你手臂一样扎眼的,是你的性格,别人玩闹时,你总是背着手,一个人孤寂地站在操场上瞭望着什么;别人分享自己的意见时,你总是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与众不同,没有任何理由的,我开始厌恶你。你的长相,你的性格,都让我断定你是一个不爱学习又孤僻冷漠的人。



(图片源于网络)


 在一个“花开遍地”的文科班里,你的长相甚至连一棵杂草都不如,甚至我妈在家长会上见到你,都觉得你长得“迂腐”。你总是穿一身洗的发白的校服,过紧的衣服下摆总是将你腰上的赘肉显现出来;做操喊口号时,你那粗犷的声音总是回荡在整个队伍中,让人莫名的厌恶。不了解你时,我就对你敬而远之,我也并不想了解你,我不想浪费时间在一个“怪胎”身上。偏偏命运的安排如此巧妙,你就坐在我身后,当我听到你滔滔不绝地和别人讨论着一些你的兴趣的时候,我完全不感兴趣,甚至有些鄙夷。


 我讨厌你,却因为我们俩地理位置相近的原因,还是要和你说话。没带水的时候,我总是和你借,你的杯子因为年头太久的原因,杯体上已经坑坑洼洼的,但你的红茶那么温暖,那么好喝,不知不觉,我竟然和你熟络了起来。我知道了你的孤僻都是因为家庭的缘故,你和我讲,你也曾有过幸福的童年,爸爸也曾给你买过甜甜的糖葫芦,妈妈也曾带着慈爱的笑看着你跳皮筋。可是家庭的破碎把一切都改变了。我开始心疼起你来,你难过,我安慰你,你高兴,我陪你一起高兴。


 人无千岁好,我们的友情并未能持续下去。高一的时候,我们的成绩差不多,你英语差,我数学差,我们彼此鼓励,共同进步。在学校二楼常有情侣出没的“四季厅”中、在人群熙熙攘攘的小路上,都留下我们并肩而过的背影。到了高二的时候,我们的友情出现了裂痕。我知道了一些你的事情,你说过你家里穷,而你却常常花几千元买东西,你说你没有钱补课,而你却在背地里补了四五份课。我不相信这些,我相信我们的友谊,我相信你没有骗我。可是到了最后,我知道了真相。我不在乎你是否比我强,我只是想不明白你那张熟悉的笑脸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欺骗。我开始厌恶你,就像刚开始那样厌恶。你依旧像以前那样,细心地给我讲题,而我因为厌恶你,永远也听不懂你在讲什么。犹记得考试前我见你的最后一面,我竟然又因为你没有给我讲明白题而冲你发火。我们的高中生涯就在我们的争吵之中结束,我们的友谊也随着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画上了句点。


 记得高中的时候,老师就想让你当法官,而毕业后,你真的考到了上海的一所政法学校。随着距离的拉远,你我的关系也越来越淡。前几日在班群中看到了你在讲话,我竟然和你聊了起来,聊自己的大学,自己的梦想,你依然那样随和,那样云淡风轻。我们聊到凌晨一点多,你说要去打论文下线时,我放下了手机,任凭已经湿了的枕头再多添几滴毫无意义的眼泪。


 珩,我希望你在上海那座“魔都”生活的好,希望你可以圆了你的“法官”梦,写这封信给你,是为了祭奠我们之间早已淡去却不能再来的、幼稚的青春年华和那还未来得及原谅的原谅。


 愿你安好,长勿相忘。

 

                                                                


                                                        2017118


责任编辑:陈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