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有缘者书

更新于:2017-03-03      浏览 594 次

者:张晓薇


敬启者:


 安否?


 岁月徙转,时节如流;别后月余,离别情怀,今犹耿耿。


 寒假吾竟增重了好几斤,真真是无法安放的哀伤啊!不知道汝是否享受这个悠闲轻松的假期呢?


 过年真是件残忍的事啊,眨眼间,桃李年华将至,再也回不到无理取闹的金钗豆蔻之期。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这种蜕变,但我已经不感到悲哀和惋惜了,突然理解了悲伤深处其实空无一物。年是这样孤单的一种标尺,可我们的青春却大多不依照这个书签而中断演出,它倒不如一次考试来的轰轰烈烈。大人们说着我们又长大了一岁,生日那天又是这样说,所以一年可以长两岁吗?大人的世界,我终究还是不懂。


 之前让你担心了,高考后的确消沉了些,此后再无困境能将我打倒,太阳尚远,但必有太阳。原来有些事真的是不经意的完整,有些人真的是出乎想象的命中注定,无论上天给我安排怎样的命格,上演了十八年的悲欢喜乐,一些人一些事就这么明明灭灭地刻在沿途的风景中,我学会了安之若素,学会了冷静沉默,学会了伪装坚忍。人总是会分开或是长大,为着我们不可妥协的前途,和所谓的明媚希望。


 说来可笑,曾经的我骄傲任性,不愿经受时乖命蹇,不愿受人压迫。小时了了,聪慧如江郎亦会才尽,自命不凡却也可以甘于平凡,因为大多数人的幸福,终究泯然众人,我只愿你,做最自在的自己。


 曾听过这样一段话:老师问我长大后想做什么?我回答:“快乐的人。”老师说我不懂问题,我说老师不懂人生。


 一直如此,谁都无法剥夺我们快乐的权利,就算全世界都与我为敌,我能做什么?还不如仰天大笑,我就是我自己的神,不需万人敬仰,我是我自己的信仰。李白可以,你也可以。


 如有时间,就看看《你好,旧时光》吧,我很喜欢书中的女主角余周周,她最后成了一个很棒的女孩,淡然,随遇而安,我也希望我们也能成为这样的姑娘。这本书让我想起过去,那些善乏可陈的相处,同一间教室发酵的青春,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那些终将被抛弃的习惯,在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瞬间里,有些创伤已经慢慢结痂,只是摸上去仍有些粗糙的痕迹,提醒此刻的自己,那段看似平淡的过去,其实从不是坦途。


 但我们身边还是有幸运儿,这世上总有一种人,无论他们是六岁还是六十岁,总是站在人群中心,别人与他们而言就只是模糊的面目。有些人的路走得很缤纷,有些人的路走得很纠结。说的肉麻点,命运是条河,我们不过是逆流罢了。生活是一场演出,光鲜亮丽,娱人娱己,仿佛燃尽了身体里所有的恣意与倔强,在烧得红火滚烫的时候,被兜头狠狠浇了一盆冷水,激烈挣扎的白气下,我用最快的速度冷却下来,才发现自己硬气得像钢铁。


 尚记得你爱看《疑犯追踪》,“That's one of the things you learn overthere--In the end, we're all alone. And no one's coming to save you. 这是你在那儿能学到的一件事——到头来,我们都会是一个人。并且没有人会来拯救你。”我见过你最痴汉的面孔和最柔软的笑意,在炎凉的世态之中灯火一样给予我往前的能力,边走边爱。


 总会时不时想着未来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如果哪天再遇到,我相信你是幸福的,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


 多巧,落笔时,正好零点零一分。


 草率书此,祈恕不恭;言不尽思,只望珍重。


无名人


丁酉年正月


责任编辑:陈安林